<noframes id="p53tf"><form id="p53tf"><th id="p53tf"></th></form>
    <noframes id="p53tf">

    <form id="p53tf"></form>
    
    

        首頁 > 大陳觀點 > 食品包裝材質是如何影響我們的味覺體驗的?

        食品包裝材質是如何影響我們的味覺體驗的?

        2016-12-06 13:47:54

        說到食品包裝,大家通常都會想到它是否可回收、是否可降解等一系列問題。而從這個回到人類最原始的官能感受上,它其實還會給食物的味道帶來影響。食品包裝對風味的影響是一個直指商業的問題。美國的一家名為 ScentSational 科技公司曾經開發出來一系列新產品,直接干預食品包裝本身的氣味,來對抗被行業內譽為“風味剝離”(flavor scalping)的普遍問題——意即食品和包裝互相“串味”。

        塑料
        試想你在汽車里口渴難耐,可是只有車門上剩下的那半瓶上周喝一半的礦泉水,你會打開來喝嗎?食品包裝的四大公敵是光線、氧氣、溫度和時間,瓶身里創造氣味的易揮發物質會散發出來,同時也讓塑料材質本身老化(不過雖然這半瓶礦泉水可能會被沾染上異味,但這并不等于其中釋放的化學物質就一定有毒)。

        當然,對于需要冷藏或者陰涼處存放的食品,塑料就不是大敵。少數特例中的一個,是把食物用塑料包著可能會產生潮味。所以講究的肉食動物們都不會把牛排從塑料抽真空包裝中直接轉移到滾燙的煎鍋上,因為過潮的肉不會煎出美麗的深棕色表皮,它的烹飪過程因為過多的水分而變成了“蒸”,正確做法是在烹飪之前用老式肉販用的紙張先包住牛排。



        金屬
        金屬的味道更為復雜。不過人并不會直接攝入包裝中的金屬物質。金屬其實是一種催化劑,讓食物中的某些成分——比如脂質——退化。正是這個過程催生了金屬的氣味,而非味道。試想你把硬幣放在汗濕的手中,你會聞到金屬的味道,但你的身體并不會直接攝入金屬。不過,食物的味道很容易通過金屬散逸掉,所以大多數的易拉罐的內壁上有塑料層。

        玻璃
        我覺得大多數人都不會在果醬里面常出所謂“玻璃”的味道……玻璃就是這樣守身如玉,它被評為保存食物風味的最優質材料(不過它的軟肋除了笨重易碎,就是——需要有一個蓋子,而蓋子經常是金屬或者塑料材質的……)。

        食品包裝存在這么多的麻煩,于是有另外的一群人直接把包裝做成了食品的一部分——可食用食品包裝和容器在這幾年應運而生。其實“吃容器”“吃包裝”這件事情本身并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大約十年前,澳大利亞的 Plantic 公司就推出了用玉米淀粉和植物染料制作的生態塑料材料(雖然這樣的早期產品味道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在 2012 年,英國萊斯特郡的 Pepceuticals 開發出了可食用的肉類“鍍膜”。這種“鍍膜”旨在延長肉類的保質期,同時還可以減少包裝浪費。英國名廚 Heston Blumenthal 則用可食用的玻璃紙來包裝它的海鹽牛油太妃糖。視線回到國內,遙想我們小時候的奶糖和山楂,外面也有一層可以食用的糯米紙呢!




        既然之前提到的玻璃那么優質,現在有公司便將工作重心放在了它上面。因為不滿于各類活動結束后堆積如山的一次性餐具,美國的兩位產品設計師成立了新公司,推出了可食用的玻璃容器——Loliware。它是由大菜(又名洋燕、石花,我國南部地區常見的海洋植物)啫喱做成的,它要達成的就是你在派對上不僅一飲而盡,還能把酒杯一起吃干抹凈。他們的目標是制作一個玻璃模樣又美味可口的容器——目前這個產品已經有了粉紅西柚和日式柚子兩種口味。



        和上文提到的那些早期可食用、可降解產品不同,Loliware 的創始人認為他們的產品可以在熱水或土壤中迅速分解,而那些玉米淀粉制作的“塑料”容器盡管打著可降解的旗號,但仍然需要數月乃至數年才能分解完畢,而這樣的過程仍然會伴隨著化學物質的釋放。

        當然,作為一個新上市的產品,價格永遠是一個難以逾越的障礙。目前四只裝的價格約合 70 元人民幣,所以這家公司希望能籌到 100 萬美元,讓產品走出美國、走向世界,通過產量的增加來降低成本。創始人希望在不遠的將來,等消費者日漸接受了可食用的“玻璃杯”,他們還能進一步推出盛放這些玻璃杯的可食用包裝箱。

        除了前赴后繼的創業公司,可食用包裝周圍也不乏批評的聲音。有些人認為包裝的可食用性其實違背了包裝的基本目的——使食物免受塵土和微生物。讓人克服心理暗示,直接大啖保鮮膜或者塑料盤子也確實有點困難。有著可食用包裝的食品從出廠到上架到入家門經歷的那么多雙搬運的手、走過那么長的里程,它面臨的各種接觸都不會讓食品安全監管方省心。如果為了這些可食用包裝的潔凈度而在外面另加包裝,這分明就是得不償失的悖論。比可食用包裝更進一步的,是打破傳統包裝概念,以及進一步模糊包裝和食物之間界限的“食物泡泡”。

        來自哈佛大學的生物工程是 David Edwards 研發出了一種名為 WikiPearls 的“食物泡泡”。不同食物均化身為小球,由生物降解的聚合物和食物微粒制成,由可食用膜(membrane)包裹住。總而言之,就像果皮包著柔軟的果肉一樣。David Edwards 目前的研究成品包括橙子膜包裹的橙汁,番茄膜包裹的西班牙涼湯,以及葡萄膜包裹的葡萄酒。和分子料理攜手并肩的他相信科技在一切液態、乳液態、泡沫態和固態的食物形態上得到應用,同時可以創造出一切想要的味道。這些制成的“食物泡泡”可以輕而易舉的放在兜里并且在吃之前輕松洗凈。



        步 WikiPearls 的后塵,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三個學生也創作出了一種可降解的水瓶,名為“OoHo!”。他們運用了在分子料理中常見的“球化”手法。這件學生發明的更大意義在于,如果它通過改進增加容量、且找到適合的商業模式,那么它有可能讓那些缺水且貧困地區的人們免除垃圾堆積的煩惱,同時自給自足。



        所以,似乎在食物包裝的深耕土地上,關鍵點早已經不是是否可以降解,而是如何讓一件嚴肅的環保概念更親切輕松地融入日常生活,或者更精準地投送到它最適合的環境中。試想一個可降解的包裝因為其特殊風味可以為杯中的雞尾酒增色,或者一個可食用的包裝因為其易于運輸和清洗幫助解決食品短缺問題,這都是在簡單的環保口號之外更為切實的幫助。

        大陳智邦(長沙)品牌設計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注于品牌規劃、品牌設計策劃、品牌維護的整合商業機構,多年來積累的經典案例讓我們已成為湖南最專業的品牌設計公司
        主要服務領域有:商業空間設計餐廳空間設計畫冊設計品牌設計logo設計包裝設計等。
        主要服務行業有:綜合商場店面設計酒店連鎖店專賣店餐飲店KTV咖啡店飲品店
        小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飞爱网